文章
圖集
娛樂明星
綜合推薦
影視新聞
熱點新聞
设计
搞笑貼圖
奇趣
情感百態
心靈語錄
奇聞趣事
搞笑故事
健康養生
養魚
星座课堂
生肖解析
佛緣佛語
萌寵樂園
生活常識
全部
    
播放破2億,白百何開了個好頭,央視這劇一播就牢牢抓住了我眼球
2022/10/25

2019年11月,一場新聞發布會上,有記者問了 白百何,一個 很「刁鉆」的問題

「你是一個會為愛,賭上一切的人嗎?」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

因為在她將要上映電影中,她飾演的正是一位女疊碼仔, 專門與賭徒打交道,所以與「賭」關系很大。

而場外,白百何的婚姻私事鬧得沸沸揚揚,「為愛賭上一切」, 顯然是一種雙關的問法。

白百何聽懂了記者的「話里有話」,她思索一番,說出了以下一番話:

「我也結過婚,所以現在選擇不賭,但(當初)假設遇到渣男,還是會選擇在一起。」

這個回答,一時間引發熱議。

回首當年,白百何曾是全國最火的女演員。

熱度上,時不時就會上幾個熱搜;作品輸出上,央視盛贊,李少紅導演力捧,還拿到了金雞影后提名,近百億的票房成績也難以撼動。

但后來的事,讓所有人始料未及。

從2020年開始,到2021年年末, 整整兩年間,白百何連一部電影作品都沒拿出來過

個中原因很復雜,很難幾句話講清楚。

當白百何再次出現在大眾面前,已經38歲。

她主演的電影《門鎖》上映,白百何悄悄地回到大銀幕,重新開始了自己的演藝之路。

可整裝再出發的白百何,顯然變了。

場外,她的性格已然發生改變,面對記者的問題,她再也沒有那麼耿直地回懟,而是像個大家長一樣,耐心地科普獨居女性應該注意的問題。

場內,她接戲也不再「拘謹」,她的角色,也開始越來越多元化。

從《門鎖》里的獨居女性方卉,到《我們的婚姻》中全職媽媽沈彗星,白百何也終于走出了之前「小妞」氣質角色的舒適圈。

今天, 她又在一部央視大劇中擔當主演,并為十一個故事開篇,可謂魄力十足。

這個名叫 陳冉的編舞角色,對白百何來說,或許意義重大,也注定將是她演藝生涯的濃重一筆。

今天我們就好好聊聊這部大劇——《我們這十年》。

一、白百何開了個好頭,但精彩的不止她一人

最近這兩年,單元電影和電視劇大火。

所謂「單元」,是指一部作品是由很多相互獨立的小故事組成,各個小故事里沒有一以貫之的線索,最后封裝在一起。

連續三年的 《我和我的》系列, 《功勛》《理想照耀中國》等主旋律作品均是如此。

作品故事短小精悍,尤其像《 功勛》這種,更是被網友譽為 「神劇」豆瓣9分就是觀眾對它最大的肯定。

白百何此番主演的劇《我們這十年》,也是這種形式,它以時間為線,講了11個獨立的小故事。

四家衛視同時開播,愛優騰全面助陣, 十二位導演,幾十位著名演員,更有 無數老戲骨助陣,《我們這十年》堪稱今年國劇最強陣容。

皮哥一口氣刷了22集,完全停不下來。

開篇, 白百何擔當主演的第一個故事《唐宮夜宴》,講的就是鄭州歌舞劇院同名舞蹈創作演出的全過程。

河南博物院,每天都會有一個女生,盯著13件隋代樂舞俑發呆,直到保安過來「清場」。

她叫陳冉(白百何 飾)是鄭州歌舞劇院的編導。

鄭歌并不是大的歌舞劇院,與北京上海的劇院沒法比,雖然舞蹈水準還行,但演員的表現力和專業技術,依舊差了其他劇院一大截。

劇院市場化后,盈虧自負, 鄭歌的舞者工資很低首席舞者的工資每月只有六七千塊不到北上廣的五分之一。

因此,陳冉手底下的女舞者們,有很多都陷入了迷茫。

年過30的 易文艷(張慧雯 飾),已經跳了十幾年舞蹈。

這十幾年,她從一個小女孩,跳成了一個中年人, 也從最開始的配角,跳到了主演,最終 成了首席

但是,首席舞者似乎就是她職業生涯的頂端。

跳了這麼久, 落下一身傷病,工資沒怎麼漲,眼看也跳不動了。

丈夫同在舞團跳舞,婆家天天催婚,如果不跳舞了,又能去干什麼?

同齡的陳冉,已經走上了編導的道路,而這一切,也成了橫亙在易文艷心頭的問題。

所以當《水月洛神》排練正緊張的時候,她消失了。

替易文艷上的,是 林蓓蓓(萬鵬 飾),她極有舞蹈天賦,從小就愛跳舞,是整個劇院天賦最好的年輕演員。

但在她心里,跳舞始終是一份 「性價比不高」的工作而已。

年紀輕輕的她,找到了一位 富二代男朋友,開上了瑪莎拉蒂,跳舞成了副業,主業是出去逛街游玩,每天遲到早退是常態,真正頂上去的時候也心不在焉。

早晨排練遲到要被罰款500,她大手一揮給了2000: 「我保不準還有下次」

最出色的舞者都是這樣,鄭歌其他底層舞者的生活可想而知。

而即將到來的 荷花獎,則是 陳冉給鄭歌打一場翻身仗的絕佳機會。

她從博物館里的唐俑中獲得靈感,研究了好幾夜,編出一套名為 《唐俑復活》的舞蹈。

她知道在舞蹈技術和表現力上,自己無法和北上廣的大舞團抗衡,于是把舞蹈的著力點放在了 有趣、幽默和熱鬧上

易文艷感受到了這段舞蹈的特殊,林蓓蓓也被這段舞蹈吸引,找回了自己跳舞的初心。

在陳冉的帶領下, 《唐俑復活》改了一版又一版,最終以 《唐宮夜宴》的形式,入圍了荷花獎的決賽。

只可惜,在最后的比拼中, 《唐宮夜宴》依舊敗下陣來,可這種有趣的舞蹈表現形式,得到了河南電視台的關注,也在網絡上爆火。

于是2021年春節, 《唐宮夜宴》與現代VR技術結合,出現在了河南衛視的春晚上,舞蹈大火的同時,也帶火了河南衛視,鄭歌的女演員們,也迎來了事業的巔峰期。

《唐宮夜宴》其實是個網紅現象,《我們這十年》并沒有停留在「網紅」,這個時代名詞本身。

而是從 舞蹈背后入手,將鏡頭放在一個個普通的,掙扎的,跟我們一樣有著前途迷茫和未來焦慮的個體身上,與屏幕前的我們實現了深深共情。

與此同時,《唐宮夜宴》還 打通了劇和現實的次元壁,不僅舞蹈完全還原,就連舞蹈演員,也出現在了劇中。

《水月洛神》出現時,能做 6個絞腿蹦子的沈佳宜,原型就是靠 《水月洛神》大火的唐詩逸。

而易文艷的原型,就是 真實《唐宮夜宴》的領舞易星艷在易文艷神游大唐時,在舞池中跳舞的就是易星艷本人,她也被許多觀眾認了出來。

通過一個故事,導演將舞蹈演員的那些辛酸和不易完全呈現了出來, 「台下十年功」被具象化。

在白百何等演員,精湛的表演下,它也給《我們這十年》中的十一個單元故事,開了個好頭。

二、視角犀利,諷刺深刻,不止于故事和歌頌,才是它的最大魅力。

以往的「獻禮劇」和「主旋律劇」,給觀眾的印象,大都是「偉光正」。

但這次的《我們這十年》,卻偏偏不按套路出牌。

除了白百何《唐宮夜宴》這樣接地氣暖人心的故事《我們這十年》還有一些故事,則揭開了現實生活中,一些并「不光彩」的事,針砭時弊,牽出了很多犀利的話題。

譬如《我們這十年》里第3個故事《前海》。

這個講述 香港青年葉舟在深圳創業的故事,則把 大企業老板對行業壟斷的姿態和嘴臉,扒了個精光。

葉舟研發了一款集成芯片,準備以此為拳頭產品創業,在 資金鏈將要斷裂的時候,他找到赴通科技拉投資。

結果,赴通科技的老板直接提出要 買斷葉舟的專利

對葉舟來說,公司就是他的夢想,但面對 資本巨獸,舉步維艱的他也沒有辦法讓公司繼續生存,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而赴通科技之所以要買斷,就是想用葉舟的集成芯片, 代替自己產品的芯片組合,實現 最大程度的壟斷和盈利

而葉舟這種初創小公司,無疑就成了 犧牲品

我們常常提到 「資本」,在《前海》這個單元中, 資本的嘴臉,第一次被具象化了出來。

再譬如:《我們這十年》第四個故事《一日三餐》,是講一個賣腸粉的小吃攤,被大酒店 鳩占鵲巢的故事。

劇中有一個段落,是 大領導下來調研菜市場

調研之前,菜市場里所有的老百姓,都被清空了,而市場的領導,卻糾集了一幫 「演員」,讓他們背台詞,做表演,以 「配合領導」

當領導在前呼后擁下,走進菜市場的時候, 演員們按序出場,領導一口官話,一派欣欣向榮。

這種 弄虛作假的形式主義和官僚作風,在《一日三餐》中展露無遺。

其實本身,《一日三餐》里就 揭露了政府官員的公款吃喝問題,再夾雜著這些深刻又犀利的細節諷刺。

將整個故事提升了一個檔次,也看得出「主旋律」之下,創作者們 針砭時弊,發現問題, 揶揄現實的決心

《我們這十年》已放出了22集,目前 收視已升至第二網絡播放破2億還拿下了2個網絡熱播冠軍。

刷完這22集,皮哥很明顯感受到,跟 《功勛》一樣,主創是用了心的。

無論是 一曲歌舞的幕后舞者,還是 一個普通香港青年的創業,或是 一個早餐店老板的初心。

《我們這十年》的視角始終都是從 最有煙火氣,最普通的個體出發,用他們的故事,講人生,講社會,講時代洪流,講國家發展。

個體的命運,與國家始終是緊密相連的。

窺一斑而見全豹,從普通人的視角里,我們看到了這十年的變化。

站在今天回看,我們也仿佛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在慢慢走向更好的未來。


星二代撞臉太神奇!「不像父母像別人」,陳曉兒子像極王俊凱,網友:真是玄學
2022/11/08
陳妍希心真大,圖不P一下就發出來,顏值依舊抗打,但這「腿型」太真實了
2022/10/02
59歲郭富城現身街頭!素顏狀態模樣大變,與路人合照毫無架子,被贊又帥又友好
2022/10/07
結婚當現成媽!徐若瑄坦言「不知怎麼當繼母」見手寫卡片淚崩 被質疑「只愛親生兒」2繼女霸氣發聲
2022/10/08
湯盈盈錢嘉樂曬一家四口全家福!8歲大女兒神似父親,小女兒更像媽媽
2022/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