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阿雅的「奇遇人生」:21歲走紅,36歲嫁給活佛,43歲活出了高級感

比肩魚 2022/06/14

上周,《浪姐3》熱血回歸,30多位個性迥異的姐姐齊聚一堂,社交場面略顯尷尬。

在回公寓的車上,姐姐們都在歡樂地討論美甲時,「酷拽」的于文文突然說:「我不是女人,我從不做美甲。」車里霎時一片安靜。

「我發覺你很妙,你長得很女人,可是你的個性很酷」,在一旁的阿雅對于文文說道。

于文文頓時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車內又恢復了有說有笑的場面, 阿雅的「高情商」也迅速登上熱搜。

寧靜說:「我們需要阿雅這樣的隊長, 不管多犀利的問題,她都能讓人很舒服。

誰能想到,眼前這個「潤物細無聲」的阿雅,曾 被稱為「丑小鴨、陪襯命、透明人」。這些烙在她身上的負面標簽,造就了另一個高級活法的阿雅。

21歲走紅,35歲嫁「活佛」,與大小S「相愛相殺」二十年,阿雅的人生,平凡卻不平淡。

1999年,一首《挫冰進行曲》紅遍大街小巷。一個劉海被吹成阿童木狀,戴著眼鏡的短發女孩,走進了觀眾的視野。

那一年,阿雅21歲。「鬼馬精靈」、「人來瘋」是人們對他的印象,當然,也是被經紀公司包裝的形象。

那真實的阿雅是什麼樣子呢?

阿雅,原名叫柳翰雅,1978年出生時,父親已經50歲了。老來得女,父親自然對阿雅寵愛有加。

我小時候害怕人群,也很內向,甚至到了自閉的地步。有一次,老師問同學,一加一等于幾,所有同學都說二,我最后說‘二’時,他們就會笑我馬后炮。」阿雅在《非常靜距離》中回憶道。

看著女兒這樣,柳爸爸便和幼兒園老師「串通」,希望阿雅到校時,同學們能圍著她鼓掌,但這反而讓阿雅哭得更厲害。

那次之后,柳爸爸也更注意對阿雅的教育方式, 對阿雅來說,父親像她的朋友,又像呵護她的巨人。

有一次外出時,父女倆坐了一輛胡亂要價的「黑車」,阿雅氣得要跑去和司機理論。這時,柳爸爸卻淡定地掏了錢,并說「出門在外,我們在明,他們在暗,吃點小虧,讓開一點,是應該的。」

在阿雅的印象里,父親常說的一句話便是:「只要一家人和和樂樂的,其它都是小事。」

父親溫潤如玉的處世之道,成了阿雅童年最好的教育底色。

在老師和父親的開導下,五年級的阿雅,變得隨和無畏,老師會安排她每周上臺和同學分享,慢慢地,阿雅愛上了上臺的感覺, 敢于活躍在學校的大大小小舞臺上。

為了更好地學習唱歌,高中時,阿雅進入了華岡藝校學習,這所相當于香港無線訓練班的學校, 開啟了阿雅的人生新篇章。

來到華岡后,阿雅就認識了令她又愛又恨的大小S,也見識到了其它幾位華岡「七仙女」:范瑋琪,吳佩慈,范曉萱,Makiyo。

在一個小團體里,有人是主角,自然就有人要成為配角。 而長相很一般的阿雅,就是那個甘愿淪為配角的人,阿雅常被姐妹們稱為「胖子「、「男人婆」。

為了更好地融入「姐妹團」,阿雅成為了她們的小跟班。拍照時,總是笑得很夸張,一是為了扮丑,以襯托其他「仙女」,二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特別」,求得一點存在感。

阿雅也似乎樂于做開心果,被整蠱,被嘲笑也一笑置之,真的好到沒脾氣。

有一次,大S要吃指定早餐店的包子,阿雅二話沒說去排隊,可是等到她時,包子賣完了。無奈,阿雅只能買了豆漿、飯團、蛋餅等替代,誰知,大S一看不是自己想吃的包子,就把它扔進了垃圾桶。

小S也在《康熙來了》坦言:她們曾經慫恿阿雅從二樓跳下去,阿雅就真的跳下去了,當時手受傷了,她和大s假裝趴在桌上睡覺。

你完全想不到,這樣的姐妹情誼,竟然能維持二十多年,大小S對阿雅的打壓,可謂是一直沒停過。

1996年,小S與吳宗憲主持《我猜我猜我猜猜猜》,阿雅坐在觀眾席上,時不時會被小S cue出來扮丑,這也讓阿雅有機會成了《我猜》的外景主持, 開啟了她主持生涯的起點。

在做外景主持時,阿雅經常需要進到深山里,找奇人異事在幾分鐘內組隊比賽,這也極大地鍛煉了阿雅的即興主持能力。在與吳宗憲主持時,她也能及時觀察節目效果,做到了吳宗憲唱歌時,她跳舞,吳宗憲正經時,她搞怪,產生了很強的綜藝效應。

此時,阿雅明白,走諧星這條路符合自己的定位,因此, 她主動向公司提出走「逗笑搞怪」的路線。

當「紅豆,大紅豆……」這幾句朗朗上口的歌詞出來時,觀眾就被這個笑口常開的女孩給吸引住了, 阿雅也覺得,取悅別人,是一件開心的事。

既然內心選擇了,就堅定地走下去,沒有擰巴,沒有遲疑,就像她說的:內心想做,就一步步去做。這是阿雅對自己的篤定。

在豁得出去的表現下,2001年,阿雅就轉戰室內,正式主持《我猜我猜我猜猜猜》。

在小S主持《康熙來了》時,阿雅也會偶爾客串,自然難免被小s拿來開涮,她會取笑阿雅像個男人,也會「毒舌」阿雅是因為整容失敗,去國外逃難。

對于這一切,阿雅都樂于接受,她也說:「 我是一個很好的朋友,因為脾氣好,開玩笑。從不生氣。」

有一次節目中,吳宗憲上《康熙》問小S:「如果你有一個男朋友,最后和阿雅好了,你怎麼想?」小S馬上說:「那我會想那人太沒眼光了吧。」

但不管怎麼鬧, 阿雅始終堅信,她們是吵不散的姐妹,是小S的提攜,才讓她有機會進入主持行業,這份深情,足以銘記一輩子。

在影視劇方面,在2003年,阿雅參演了《第八號當鋪》,《懷玉格格》等電視劇,收獲了大量的好評。

2019年,阿雅和大小S,范曉萱參與了《我們是真朋友》的錄制,再續姐妹情緣。

一路上,大S繼續對阿雅「毒舌」,一會說阿雅腿短,一會說阿雅是姐妹團里長得最不高級的。

在阿雅談及對劉德華的欣賞時,大s直接嘲諷:「華仔好倒霉,不需要你這樣的人幫他宣傳。」

在觀眾不滿大S對阿雅的「插刀言論」時,阿雅說:「我永遠記得,在爸爸病危的時候,是大S,跑到醫院忙前忙后,陪我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光。」

是塑料姐妹還是真朋友,阿雅心中有數。

2022年,阿雅參加《浪姐3》,身為好友的小S又來「打氣了」,直言:阿雅,你永遠都是number two,因為第一名一定是我……」

相愛相殺二十幾年,阿雅和大小S的相處模式并非喜聞樂見,卻向我們證明,只要真正懂得,外界怎麼看,真的不那麼重要。

阿雅放棄了存在感,成全小S不自知的靈魂,呵護大S還未磨平的驕傲,也收獲了內心的通透。

在《浪姐3》舞臺上,阿雅散發知性光芒,她突然蛻去了那個「陪襯命」,成為了真正的主角,被寧靜欽定為合作隊長。

從配角到主角,阿雅經歷了什麼呢?

2004年,阿雅的父親因心梗去世。父親的話一直縈繞在阿雅心中:「 工作后,你很少為自己做些什麼,有機會給自己充實一下。」

2006年,父親的話語在阿雅心中越來越強烈,此時,阿雅決定離開《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舞臺。母親提醒她,在有一定名氣后出去,對藝人來說是一件有風險的事,特別是在喜新厭舊的娛樂圈。

但阿雅沒有猶豫,并在微博留言: 離開,對我來說,是一次重新出發!

有舍才有得,放棄一些東西,才有新的收獲。

在出國那一年半里,阿雅做著所有不擅長的東西:學習戲劇表演,瑜伽、畫畫等,這一次,阿雅決定重組自我,同時,她也是一個佛學愛好者,之前也常被小S嘲諷:「一心搞靈修」。

機緣巧合之下,在美國,阿雅遇到了「活佛」竹慶本樂仁波切。

竹慶本樂仁波切曾是一名佛教比丘,比阿雅大13歲,他12歲開始學習佛法,曾在哥倫比亞大學學習過比較宗教的課程,后來一直在西方廣傳佛法。在香港大學擔任過數次藏傳佛教的講師,小S也曾爆料:王菲、梁朝偉都曾是他的信徒。

阿雅信密宗多年,與竹慶本樂仁波切一見如故,兩人都喜歡聽搖滾樂,又有著相同的信仰,走到一起,水到渠成。

對于兩人的戀愛,阿雅一直對外界稱男友是從事IT行業的,也是為了不打擾男友的生活。

2008年,阿雅回到國內,便開始了與男友的異地戀,兩人聚少離多,卻更像靈魂伴侶似的的戀人。同時,歸來后的阿雅,讓觀眾刮目相看,連小S都驚嘆:阿雅是不是出國打玻尿酸了。

她不再是那個人群中灰暗的的阿雅,變成了一個從容自若的阿雅,從談吐,脾性,到表情,處事,無一不散發著光芒。

2008年,當她再次回歸《我猜我猜我猜猜猜》時,就一舉拿下了當年的綜藝金鐘獎,也是印證了那句話: 停下 ,是為了更好的出發。

2011年,阿雅簽約華誼,并于次年主持了原創節目《愛呀,幸福男女》。做原創節目,是阿雅一直以來就有的想法,她做到了。

2014年,阿雅的女兒Ava出生,并于同年8月與竹慶本樂仁波切登記結婚,開啟了幸福的一家三口生活。

對于老公,阿雅贊不絕口。仁波切會給女兒洗澡、換尿布,也會寫英文詩,她常常能收到丈夫有藝術感的小卡片,難怪阿雅說:「我們的心靈早已認定彼此。」

相比于大小s的家庭風波,阿雅的生活才是簡單高級,那便是:更少的雜念,更多的修煉。

在結束了對自己定位不明確的狀態后,阿雅重新探索新的人生目標, 她想做有質量的原創節目。

2018年,一檔綜藝《奇遇人生》榮登豆瓣9.2分的寶座,發起人和制作人是阿雅,這不僅僅是一檔節目, 更是阿雅送給自己的40歲生日禮物,對于這份禮物,阿雅自稱:我準備了十年。

在節目中,阿雅帶著藝人和素人探索外部世界,在一次次奇遇中學會直面內心,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方式。

就像她出國游學中找到了自己,她想用自己的經驗,幫助更多的人直面真實的自己。

她和小S去走訪大象孤兒院,和竇驍登5000米查亞峰,和春夏去追尋龍卷風,和樸樹探索古巴·哈瓦那,和毛不易探訪老人院,和李誕探訪日本禪悟人生......

在一次次探尋中,參透生命的意義、給觀眾展示著世界的無限可能性。

在「無臺本,無設計,無表演」下,阿雅像一個陪伴者,傾聽者 ,她說自己樂于做「討好型人格」,在共情他人時,也會讓自己的生活多姿多彩。

在與毛不易探訪老人院時,一段對話令小編印象深刻。

在談到自己的母親時,毛不易說:「母親去世得早,在母親眼里,我一直學習不好,掛科,拿不到畢業證,這讓母親很失望……,我后悔沒在母親臨終前讓她看到自己的成長。」

接著阿雅說:「你千萬不要這麼想,媽媽永遠不會覺得自己的孩子是不成功的,她一定覺得你是好孩子,只不過,會擔心你不能好好照顧自己。」

不露聲色地照顧他人,是阿雅的柔軟處事之道,她像一個節能燈,雖不是光芒萬丈,卻持續發光發熱。

《奇遇人生》的成功,給了阿雅更多的自信,她曾說:「 對于未來,我希望自己越來越不害怕,能從容地做很多事,一直保有對世界,對生活的好奇心和熱情。」

從18歲到如今的43歲,阿雅坦言: 雖不確定是否成為了理想的自己,但至少自己越活越舒服了,這才是真正的「高級感」。

結語:

人的一生中都會經歷一些轉型期,這是蛻變,也是在認識和尋找自我。

阿雅的轉型,無疑是成功的,對她而言,自己就像一塊海綿,吸收著不同地域的海水。任何一段旅程都是在拓展人生的維度,讓她成為了更溫柔,更堅定的阿雅。

正如她寫的書《所有流過的淚,都會變成鉆石》一樣,阿雅不會刻意去成為世界的主角,但她會一直尋找自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