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龍:是亞洲第一美男,也是一個孤兒,不知來處,永遠離去后也不要墓碑

火星人 2022/05/04 檢舉 我要評論

繼李小龍之后,華裔演員中又出現了一條紅遍好萊塢的「龍」,尊龍。

有人說尊龍的臉就像是雕刻師精雕細琢出來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完美至極。

尊龍的臉精致立體,眉宇之間自帶貴氣, 既符合東方人的審美,也符合西方人的審美。

他是亞洲第一美男,是美國權威性雜志《人物》評選出的全球最美50人之一。

尊龍有著林青霞、王祖賢都傾慕的神仙顏值,他曾經站在影壇之巔,卻依然改變不了他的人生。

他是一個孤兒,一個孤獨的人。

尊龍說: 「我沒有家,沒有父母,沒讀過書,沒有童年。」

1952年,一個剛出生的嬰兒被裝在竹籃里,丟棄在香港街頭的一個角落。

那個時候的香港物資短缺,養活自己已是不易,很多人發現了這個可憐的棄嬰卻視而不見。

一個殘障而又貧窮的上海女人出現在棄嬰身邊。

她原本也不想養, 因為收養棄嬰有補貼,考慮再三之后,將這個棄嬰帶回了家,給他起名吳國良。

這個棄嬰就是后來的尊龍,尊龍這個名字是他長大后自己取的。

被收養的尊龍僅僅是能勉強活著而已,他感受不到一丁點兒的愛,更不知道什麼是幸福。

他每天只能吃到一點剩飯剩菜。

其實養母和尊龍一樣,也是個不幸的人,身體有殘障家里還窮,沒有文化,生活艱辛卻看不到出路。

相同的境遇并沒有讓她對尊龍生出憐憫之心,反而把他當成了出氣筒。

她經常打罵尊龍,還多次想將他丟棄。

有一次,養母將尊龍丟棄在香港的巴士站。

尊龍沒有哭,也沒有鬧,只是靜靜地看著對方。

養母并不是個冷血無情的人,只是被生活所迫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最終她還是沒有狠下心,牽著尊龍的手將他帶回了家。

尊龍10歲時被送進劇社學京劇。

剛去時他吃不了苦,總想著逃走,經常被師傅打。

劇社里的同學們也總是欺負他,罵他是野孩子,出手打他。

最嚴重的一次,尊龍身上被打出了一個長長的傷口,鮮血流了一身。

他沒錢不能去看醫生,后來有一個好心的裁縫給他縫了8針。

裁縫自然不會給他打麻藥,可想而知當時有多麼的痛苦。

尊龍的童年回想起來沒有一絲亮色,有的只有饑餓,痛苦,絕望。

尊龍17歲那年遇到了一對美國夫婦,這對美國夫婦非常喜歡英俊帥氣的尊龍,資助他去了美國。

尊龍有一個演員夢。

來到美國后,他洗過碗,當過廚師,賣過冷飲,賺到錢后就去學芭蕾,學英語,學戲劇,終于考入了美國戲劇藝術學院。

24歲時,尊龍第1次登上銀幕,是一個出場不到一分鐘的小角色。

這個英俊帥氣的華裔面孔逐漸在美國娛樂圈兒展露頭角。

當時紐約公共劇院的導演非常欣賞尊龍,邀請他出演舞臺劇。

尊龍精湛的演技得到了認可,獲得了美國外百老匯最高榮譽,奧比獎最佳表演獎。

在科幻片《冰人四萬年》里, 32歲的尊龍第1次擔任主角,飾演一個原始人,被冰封了4萬年。

整個影片中,尊龍沒有一句臺詞,可他的眼神,表情,動作卻又把一切都表達了出來。

影片大獲成功,尊龍開始走紅。

他的巔峰之作是影片《末代皇帝》,他在其中飾演末代皇帝溥儀。

尊龍的長相本就自帶貴氣,龍袍一穿,完全符合人們心目中古代帝王的樣子。

他演活了溥儀,將這個末代皇帝的孤獨,無助,悲涼,演繹得入木三分。

這部影片獲得了奧斯卡9項大獎,作為主演的尊龍火遍美國,為世人所熟知。

1988年,尊龍和陳沖一起擔任了第60屆奧斯卡頒獎嘉賓,成為第1個以頒獎人身份出現在奧斯卡的華裔男演員。

1992年尊龍受邀出演《霸王別姬》中的程蝶衣。

尊龍看過劇本之后,非常喜歡程蝶衣這個角色,認為程蝶衣就是自己人生的真實寫照。

為了爭取到程蝶衣這個角色,他推掉了國外好幾個劇本,主動將片酬降低了30萬美元。

后來, 劇組覺得張國榮比他更適合出演程蝶衣,最終尊龍無緣程蝶衣這個角色,失去了在內地大紅大紫的機會。

演技好不一定能夠成功,好的劇本,好的題材也非常關鍵。

之后他一直嘗試在國內發展,拍攝了一些電影和電視劇,但都反響平平。

尊龍的事業開始走下坡路。

2007年,55歲的尊龍退出影壇。

長大成人,嘗盡生活萬般滋味的尊龍明白了養母的不易,原諒了她,一直贍養她到過世。

尊龍原諒了養母,卻始終無法救贖自己。

因為幼年時感受不到一絲絲的愛,長大后的他不知道如何與人相處,不會愛別人,很難相信別人。

尊龍渴望有一個家,渴望有一個愛自己的人,他也曾嘗試組建一個家庭,最終以失敗告終。

20歲時,在美國讀書的尊龍認識了一個混血女孩,兩人很快就結了婚。

這段婚姻只維持了5年,從這之后尊龍再也沒有了結婚的念頭,再也沒有傳出過戀情。

尊龍有顏有才,喜歡他的女明星很多。

林青霞明知第2天早上要拍戲, 為了能夠和尊龍多待一會兒,陪他打了一夜麻將。

王祖賢見了尊龍的眼睛再也無法從他身上挪開,深情地望著對方。

有一些香港女明星非常大膽,直接找到尊龍說要給他生孩子,而且不要他負責。

美人當前尊龍全都拒絕了, 他自己是個孤兒,不想自己的孩子也成為孤兒。

晚年的尊龍住在加拿大溫哥華,陪伴他的只有一條狗。

他是孤獨的,沒有親人,沒有父母,沒有家人。

當他想傾訴的時候,就會去森林,那里有兩棵老樹,尊龍把他們認作自己的祖父祖母。

他經常對著樹說話,對著樹流淚。

有一次他接受記者采訪時,記者問他, 有一天你的生命結束了,你希望你的墓志銘是什麼?

尊龍不假思索地說道,我不會有墓碑。

他從來沒有融入過這個世界,也不想在這世界上留下任何自己來過的痕跡。

他是一個孤兒,活得也像一個孤兒,在他眼中,世界的繁華和喧囂與他毫不相干。

尊龍有著亞洲最帥的面孔,又極具演戲天賦,卻落了個孤獨終老的結局,讓人惋惜不已。

童年帶給他的傷害太大,他用一生都沒能治愈童年的陰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