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李連杰「拋妻棄女」,前妻住10年地下室,女兒目睹父親移情利智

ZY 2022/08/05

直到現在,李連杰依然說:「遇見利智才知道真愛!」可見他對利智的愛有多深。

1989年,李連杰拍攝《龍在天涯》與利智相識。

第一眼,就被利智美貌的容顏和火辣的身材所征服。

他對利智的愛無法自拔,幾近瘋狂的癡迷讓李連杰不能自已。

面對媒體采訪,李連杰說:「他可以為了利智放棄名利,可以不要前程,甚至可以付出生命。」

聽起來,李連杰是妥妥的一條癡情漢子。

可當時的媒體對他的評價是:「有情有義不敵胸脯二兩」。

原來,當年李連杰遇到利智時,他的妻子剛生完女兒沒多久。他跟妻子黃秋燕說,他遇到了真愛。之后,再也沒有回頭!

01

1963年,李連杰出生于北京。

2歲時失去了父親,家中五個孩子,全靠母親一人撫養長大。

從小,李連杰生活在極其貧苦的環境下。

為了強身健體,李連杰從小便學習中國武術,還參加過很多武術比賽,摘得不少冠軍頭銜。

8歲那一年,李連杰被恩師吳彬相中,來到北京什剎海體育學校學習武術。

不久后,黃秋燕也來到這里,雖然來得晚,但因年長兩歲,李連杰還是以師姐稱呼黃秋燕。

黃秋燕的父親是文工團編導,母親是歌舞劇院老師,家庭條件優渥。

小小年紀的李連杰,就懂得照顧后來的師姐。

黃秋燕也是經常帶著李連杰回家吃飯,他對父母講,這是她學校里最好的師弟,從小沒有父親,生活相對困難,帶回家給他改善伙食。

或許,那個時候,在李連杰的心里就埋下了一顆愛的種子。

兩個人在學習上,也是互相幫助、互相鼓勵,共同成長。均取得了優異的成績!

黃秋燕是當年北京市女子蛇拳和劍術的比賽冠軍,而當時,僅僅只有12歲的李連杰,就已奪得了全運會武術套路冠軍。

1979年,第四屆全運會在全國一片吶喊中開幕,李連杰帶傷參賽,一舉拿下了5枚金牌。一時間,名聲大噪。

彼時的李連杰與黃秋燕,就已經是不少眼中的金童玉女。

成名后的李連杰,被導演張鑫炎看中,憑借優異的武術成績,加上不錯的外形條件,李連杰被邀約拍攝《少林寺》。

1982年,《少林寺》上映,在一毛錢一張電影票的年代,票房竟然賣到了1個多億。相當于10億人次觀看,放到今天也是一個票房奇跡。

緊接著,趁著《少林寺》的熱度,張鑫炎推出《少林小子》,李連杰便推薦了黃秋燕飾演女一號。

影片中,黃秋燕扮演的三鳳,年輕貌美,武術功底扎實,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隔年,少林題材第三部曲《南北少林》,李連杰與黃秋燕再度聯袂出演。

該片上映后,同樣依然大獲成功。

不過,李連杰出了意外,在影片拍攝過程中,左腿嚴重骨折,被醫生忠告做好終身殘障的可能。

此時,李連杰正值巔峰,事業一片大好形勢,突然遭遇這樣的打擊,讓李連杰的心跌落深淵,再無繼續生活下去的勇氣。

面對李連杰的狀況,黃秋燕寸步不離,為了照顧李連杰,幫助他從黑暗中走出來,黃秋燕放下了所有的工作。全身心地照料著李連杰。

彼時,黃秋燕一心一意地愛著李連杰,她對李連杰說:不管你是什麼樣的身體狀況,我都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此刻,兩顆心緊緊地碰撞在一起,誰也離不開誰!

在黃秋燕的精心照料下,李連杰終于恢復了健康。

1987年,兩人登記結婚。此時,他們一無所有。沒有鉆戒、沒有婚紗,甚至連一個簡單的婚禮儀式都沒有。

即使這樣,黃秋燕還是心甘情愿地嫁給了李連杰。

婚后不久,黃秋燕生下大女兒李思,而李連杰的演藝事業陷入低谷。生活壓力一步步襲來。

面對生活壓力,李連杰四處尋找片約,但一直一無所獲。

當聽說好萊塢電影一片紅火時,李連杰決定出國發展。

到了美國之后,李連杰更加寸步難行,在大牌云集的好萊塢,年輕的李連杰只是個無名小卒,根本找不到戲約。

不久后,黃秋燕再一次懷孕,于是,他們貸款在洛杉磯買了套房子。

為了生計,李連杰辦起了武術培訓班。但并不如意。

正在迷茫之時,李連杰接到了香港導演羅維的邀約,讓他回香港拍攝電影《龍在天涯》。

接到片約后,夫妻倆欣喜若狂。但黃秋燕更多是矛盾,她不想一人留在美國生產,但又希望李連杰能從困境中走出。

最終,李連杰孤身一人前往香港,黃秋燕留在美國待產。

但黃秋燕萬萬沒想到,這一別竟是永訣。

02

到了《龍在天涯》劇組以后,李連杰結識了利智。那時的利智明艷動人,是香港第二屆亞洲小姐。

李連杰發現自己深深的愛上了這個大美人,他開始瘋狂的追求利智。

彼時,黃秋燕剛剛為李連杰生下了二女兒李苔蜜。

百般糾結后,他直白地告訴黃秋燕自己對利智愛得無法自拔。

「對不起,我錯了,我找到了真正的愛人」。

黃秋燕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想知道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能讓李連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愛上她,并且愛得如此癡迷?

黃秋燕傷心欲絕,每天泣不成聲,她沒想到自己全心全意的愛,換來的是自己被拋棄。

大女兒李思,每天眼睜睜地看著媽媽傷心地哭泣。

那時的李思年紀很小,她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只有小聲的哀求媽媽不要哭了。

1990年,黃秋燕不再糾纏,與李連杰辦理了失婚手續。

李思和妹妹李苔蜜的撫養權,讓李連杰與黃秋燕「互不相讓」。

李連杰考慮到黃秋燕沒有收入來源,根本沒有能力撫養兩個孩子,但黃秋燕舍不得兩個孩子。

經過協商后,黃秋燕妥協了,兩個孩子撫養權歸李連杰。

黃秋燕被迫將孩子送回北京,讓李連杰的母親照顧。

雙方的失婚并沒有告訴孩子,李思很奇怪,為什麼要與媽媽分開回到北京?面對女兒的疑問,黃秋燕向女兒解釋,自己要忙于一份事業,無暇照顧她和妹妹。只能將她們送到北京的奶奶家。

回到北京后,李思每天都在期盼爸爸媽媽早日回到她們身邊。

天真的李思從那時起每天都在盼著爸爸媽媽來看望自己和妹妹。

在奶奶家十年間,李思和妹妹很少見到爸爸,媽媽幾乎就沒有見過。

而這十年間,李連杰化身勞模,拼命工作,不僅將上億片酬拿去幫利智還債,還將經濟大權交予利智掌管,最后,一片真心果然換來美人的以身相許。

但黃秋燕卻是極其窘迫,由于多年全職媽媽的原因,讓她找不到工作。

為了生存下去,她打過零工,做過家政,當過月嫂。就差一點去撿垃圾了。

但這樣的工作,只能維持生計,根本還不上高額房貸,很快,李連杰留給她的房產被收走拍賣。

眼瞅著要露宿街頭,好在當時有一位華人老太太將她收留,讓黃秋燕住在自己家的地下室,而黃秋燕在那里一住就是十年。

李連杰盡管在國內發展得風生水起,但很少會去看望孩子。偶爾回去一次,基本上也不會和孩子有太多的交流。

他覺得只要給孩子高質量的生活就可以了,至于孩子的心理感受他從來不知道過問。

隨著年齡的增長,李思會很奇怪地問奶奶,爸爸媽媽為什麼一直不回來?

每一次,面對李思的疑問,奶奶的心如針扎一樣地疼,只能告訴李思,爸媽都在忙大事情。忙完就會回來的。

她所不知的是,她的父母生活在兩個不同命運的軌道上,一個在為生存而努力奔波著,另一個正與心上人紅酒咖啡談風笑風聲。

天真的兩姐妹日夜期盼著一家人的團圓,隨著一天一天地過去,一家的人團聚成了李思的奢望。

父母長期不在身邊,感情逐漸開始淡化,從小沒有安全感的內心,變得越來越敏感。

03

李連杰拼命地拍戲,終于憑借黃飛鴻這一個角色紅遍大江南北,片酬更是高居各大明星片酬榜首,成了萬眾矚目的一線巨星。

名氣越大,他與利智的戀情就被傳得越激烈。

逐漸長大的李思,也知道了父母為什麼不能團聚的原因了。

1999年,利智與李連杰的「十年之約」到期,風頭正盛的李連杰終于抱得美人歸。當年的婚禮辦得尤其盛大,引起了媒體各方的高度關注。

香港媒體嘲笑李連杰見異思遷,為了利智拋棄糟糠之妻,更是用十個字來嘲諷他:「情義千斤不如胸部四兩」。

李思的學校、同學自然也聽說了李連杰的事情,有的同學便嘲笑李思,說她和妹妹是沒人要的孩子。

這樣的嘲諷,李思無力反駁,她將同學的嘲笑轉換成對爸爸的仇恨。她越來越覺得,自己和妹妹就是被拋棄的孩子,一家人的分離就是爸爸一手造成的。

李思痛恨父母為什麼將她和妹妹生下來,讓她們成了沒人要的「孤兒」。

小小的李思,心中的執念越來越深,偶爾她會打電話給媽媽,訴說自己心中的不滿。

她希望爸爸媽媽早日重歸于好,回到她和妹妹的身邊。

黃秋燕每次聽到李思的呼喊,她的心都碎了,多少個日夜她盼望著一家人能團聚,但這已成為不可能的事情了。

李連杰與利智結婚那一天,他邀請自己的兩個女兒前去香港參加他們的婚禮。

李思想都沒想的直接拒絕了,知道爸爸真得要結婚后,她明白父母終究成為了過去。

她恨爸爸與利智,甚至想破口大罵與爸爸結婚的那個女人。

一邊流著眼淚,一邊想起了媽媽的畫面,她知道,此時的媽媽一定和她一樣,心灰意冷、傷心欲絕。

她甚至想到,這些年媽媽所經歷的痛苦,一個人在美國的艱難生活。

她越心疼媽媽,就越痛恨李連杰,越想心中的怨念就越深,她開始疏離爸爸李連杰,試圖用仇恨的目光和一種無聲的方式和李連杰對抗。

婚后的利智為李連杰生了個女兒,全心全意做了李連杰身后的女人,成為了李連杰的賢內助。

李連杰對「妻女」的百般嬌寵,成了李思心中嫉妒的對象。

這種天差地別的「待遇」,讓李思十分接受不了,她對李連杰僅存的一點父愛的渴望也化為烏有。

2000年,李思12歲,這一年奶奶因病去世,李思和妹妹痛哭到近乎暈厥,那一幕,真得讓人揪心,在場的人無不哭泣。

李思視奶奶為世上唯一的親人,她這一走,姐妹倆將如何生活,痛苦、悲傷、迷茫交織在一起,一個12歲的孩子,承受的太多太多了。

這一幕,作為爸爸的李連杰當然看在眼里,似乎他才意識到對女兒的虧欠。失去了唯一照顧她們的親人,李連杰要求女兒回到他的身邊。

李思堅決不接受父親的「邀請」,她撕心裂肺地吶喊著:「我這輩子都不會和你一起生活」。

李連杰這才知道,女兒對他如此抵觸,內疚、歉意涌上了心頭。

奈何事情已經不可挽回,李連杰深知自己根本靠近不了女兒的「心」。

他只能將姐妹倆送進了一所貴族寄宿學校,姐妹如同「孤兒」一樣生活在學校里。

李連杰只有一有時間,就去看望她們。但姐妹倆從來沒有給過一個笑臉,哪怕是正眼看他一眼。

姐妹倆成了最緊密的依靠,閑暇的時光,她們總坐在一起發呆。她們不再期盼著什麼,更多的是一種惆悵。

李思時常感嘆命運不公,為什麼讓李連杰做她們的父親。或者如果沒有利智的出現那該有多好!

偏偏父親又一名公眾人物,很多同學看她們總是帶著異樣的眼光。

她們不需要父親的名和利,只想擁有一個完整的家,有爸爸媽媽的愛,哪怕生活的很清貧,只要爸爸媽媽在身邊就是幸福。

李思非常羨慕她的「好伙伴」,有溫暖的家,有父母的依偎。有不一樣的假期。

她想念媽媽,記憶中媽媽的模樣已模糊了,但媽媽的聲音始終在耳邊回蕩著。

她太想媽媽了,想著想著,李思便流下了眼淚!

而遠在異國的黃秋燕,也是日夜思念著女兒,她多希望能把女兒接到身邊。每想到她們姐妹倆孤苦伶仃,黃秋燕的心如刀割一樣的疼!

04

黃秋燕在美國可謂是吃盡了苦頭,李連杰剛離開她的時候,飯不思茶不飲,整日以淚洗面。

由于語言不通的原因,找工作都困難。自從住進了封閉的地下室,整個人似乎也封閉起來了。

后來,在朋友的鼓勵下,她學起了美容美發的手藝。也算擁有了一份像樣的工作,慢慢的經濟條件好起來了。

有了一定的經濟基礎,她開了一家屬于自己的美發店,也算是做起了一份事業。

有了事業之后,黃秋燕就想著把女兒接到身邊來。

但她一直忙于打理自己的美發店,很難讓她抽出精力,照顧兩個孩子。

這件事情她一直記在心里,但目前只能擱置。

2004年,她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接通那一刻才知道是李連杰。

電話中李連杰帶著內疚的語氣說,李思現在非常叛逆,每次打電話給她,都會發生爭吵。他理解女兒對他的恨,但他無法和女兒正常溝通讓他頭痛。他擔心,父母長期不在身邊,女兒缺少父母的教育與外界正確的引導,會讓叛逆期的女兒誤入歧途。

他覺得女兒一定聽媽媽的話,希望黃秋燕多開導開導女兒。

黃秋燕友好的答應了李連杰,這是他們失婚后的第一通電話,不知道李連杰是如何找到黃秋燕的電話。

這通電話,雙方的通話聲音是顫抖的,或許是哽咽。

黃秋燕早已對李連杰放下怨恨了,對于李連杰始終關心女兒,她感到非常欣慰。

那一刻,黃秋燕放下心態,溫和地對女兒說:「寶貝,爸爸媽媽當初是因為不合適才走到這一步的,不存在誰對誰錯,也沒有誰強迫誰,但你們永遠是媽媽和爸爸的寶貝」

「兩個不合適的人在一起,我們的家庭也一定會不幸福的。」

「這一切應該是最好的安排,你們在逐漸的長大,有些事需要你們自己去明白。爸爸是最愛你們的爸爸,你們沒有必要一直怨恨爸爸」

媽媽的一番話,讓李思失聲痛哭,慢慢地,她不再和李連杰那麼針鋒相對。

2004年,黃秋燕遇到了在舊金山開餐館的王先生,一顆塵封多年的心才再次被打開。

2005年,她們步入婚姻。

李連杰以女兒的名義送上十萬元的賀禮和一輛車,不知是真心祝福還是想要補償。

2006年,李思高中畢業,李連杰將她和妹妹送到美國讀書,從那以后李思和妹妹終于回到了媽媽的懷抱,終于實現了母女團圓的夢!繼父對她們如同親生女兒一般的寵愛,她們終于感受到了家的溫暖。

遲到的溫暖,也讓李思逐漸放下對爸爸的恨意,她開始在節日主動給爸爸打電話,送上節日的祝福。

如今33的李思,仍然單身,面對過往眾多的追求者,李思從不為之所動。

面對媽媽的疑問,她只是說還沒遇到合適的。

多年后,她才與母親坦白自己的心聲,父母失敗的婚姻,對她產生了巨大的陰影,她害怕自己會遇到這樣一段婚姻。

的確,從小至今,一路走來,李思承受了太多異樣的眼光,她的內心除了對父親的仇恨,更多是對婚姻的畏懼。

婚姻是現實的生活狀態,絕不是誰的歡樂園,任何一場婚姻的失敗與破碎,失去的不僅僅是責任與擔當,更是骨肉親情的分離。

記得羅蘭曾說過:對愛情不必勉強,對婚姻則要負責。

婚姻是愛,更是承諾、義務與責任,不要打著真愛的名義將婚姻里的擔當與責任統統都抹掉。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