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斷裂,肌肉溶解,徒手掰開原子彈的他,成了等待死亡的活死人

1945年8月6日,日本廣島一片祥和,廣島作為軍事工業基地早就預料到自己也會像東京一樣挨炸,已經將人口從40萬疏散到剩下24.5萬人,然而就在當日,美國B-29超級空中堡壘轟炸機攜帶著人類歷史上第一顆投入實戰的原子彈「小男孩」出發了。

原本美國為了對付負隅頑抗的日本,準備了3顆原子彈,第二顆原子彈「胖子」在長崎爆炸之後,如果日本覺得還可以撐一撐,第三顆原子彈的核心「魯弗斯核心」將會被安置在第二顆「胖子」內部,繼續為日本敲響第三次地獄喪鐘,只不過日本在8月15日投降了,這枚核心也沒了用武之地。

而這枚未被使用的「魯弗斯核心」,正是科學家後來徒手掰開的那枚原子彈。

「惡魔核心」

「魯弗斯核心」並沒有被銷毀或者封存,而是被運到了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當時的科學家想通過後續的測試實驗,研究清楚原子彈爆炸的臨界狀態。

原子彈的爆炸臨界狀態簡單的來說,就是核材料能夠維持自發的鏈式核裂變反應,在核裂變反應初期,是需要不斷的用中子去轟擊的,然而到底需要多少中子轟擊才能達到超臨界狀態,就成為了科學家們在這顆核心上研究的課題。

事實上,雖然投放到日本的兩顆原子彈瞬間將兩座城市夷為平地,爆炸所帶來的直接傷亡人數超過了20萬人,但是這兩枚原子彈的威力並沒有完全發揮出來,根據計算,「小男孩」的利用率僅為2%,而「胖子」的利用率也只在20%左右,如果研究出核材料的臨界點,原子彈的體積和威力都將得到質的提升。

于是這個任務就交給了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科學家們,科學家們也清楚這個測試實驗有多危險,甚至還戲虐的稱這個實驗為「捋虎鬚」。

然而科學家們沒想到,「魯弗斯核心」這麼快就轉變為了「惡魔核心」,8月21日晚,它盯上了其中一個物理學家哈利·達格利恩,這一晚,他獨自來到實驗室進行實驗。

「魯弗斯核心」其實是一個圓形的鈈核,哈利要做的就是用碳化鎢砌塊將鈈核圍築起來,碳化鎢可以像鏡子一樣將鈈核發射出的中子反射回去,不斷的壘砌碳化鎢堡壘,直到中子探測器指示如果再添加一塊碳化鎢,鈈核就會達到超臨界狀態。

不過就在哈利準備將手裡的碳化鎢從鈈核上方移開的時候,意外發生了,碳化鎢不小心從手中滑落,正中鈈核的「腦門」,這一撞擊直接觸發了鈈核的超臨界點,同時一束藍光和熱浪投出。

哈利當機立斷徒手將碳化鎢移走,並迅速離開實驗室趕往醫院,不過他知道一切已經晚了,幾天後隱隱作痛的手開始大面積潰爛。

根據估算這一瞬間哈利全身遭受到的輻射劑量當量達到了510雷姆,而他移開碳化鎢的手部,則遭受超過2萬雷姆的輻射劑量,哈利也在全身皮開肉綻的痛苦中堅持了25天,永遠閉上了雙眼。

哈利悲劇的繼承者,這次是徒手掰開

在哈利躺在醫院彌留之時,他身邊一直有一個叫路易士·斯洛廷的同事陪伴,而目睹哈利慘狀的路易士,成為了接替哈利工作繼續研究臨界狀態的科學家。哈利的意外讓後續實驗的安全防護提升了一個大臺階,但是不幸再次降臨,而且受害者就是路易士。

路易士特意對臨界實驗進行了改進,使用了半球狀的鈹罩替代碳化鎢砌塊,鈹罩也可以像碳化鎢一樣反射中子,通過墊片調整半球狀罩子的開合程度,可以更精確地測算出中子量,更重要的是足夠安全。

改造的思路是好的,關鍵是路易士的操作實在不敢恭維,他直接一手用大拇指扣著鈹罩頂部的凹槽,另一手用螺絲刀替代墊片調整鈹罩開合的程度,來回撥動的螺絲刀,就如同不斷撩撥引線的火柴,一旦螺絲刀打滑讓鈹罩完全扣上了,那後果可比碳化鎢嚴重多了。

1946 年 5 月 21 日,路易士向其他7名同事演示自己的「精確」操作,他一邊盯著儀器數值一邊小心翼翼的控制螺絲刀的開合,沒想到意外再次發生,路易士也沒想到這個已經重複幾十次的操作會出現螺絲刀滑落的情況,但是鈹罩確實是重重的合上了。

瞬間,路易士的手感到了熾熱灼痛,空氣直接被突如其來的強輻射離子化,發出藍色螢光,此時的路易士什麼也沒多想,趕緊把合上的鈹罩掰開,將鈹罩重重的扔到了地上,同時這一舉動也將自己完整的暴露在一股致命劑量的輻射中,伴隨著實驗室報警聲不斷響起,路易士知道自己完蛋了。

7名同事均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輻射,紛紛跑去醫院,路易士在臨走前特意在黑板上記錄下了每個人的位置,方便後續計算輻射量。

路易士一離開實驗樓就已經開始嘔吐,根據計算當時他接觸到的輻射量達到了2100雷姆,相當于原子彈爆發時距離重心1463米,遠超過了致死量,這種劑量的輻射直接摧毀了路易士身上絕大部分器官的DNA,強輻射進入身體後進行的巨量能量轉移,已經將身體組織摧殘的七零八碎。

路易士的手甚至直接出現了碳化,幾天後皮膚溶解崩潰,身體器官也在不同程度的瓦解,此時的路易士身體機能依然喪失,成為了等待死亡的活死人,路易士只存活了9天,而其他3名遭受輻射的同事,也在數年後因為可能由輻射引起的疾病去世。

結語

路易士也許在情急之下僅用零點幾秒的時間將鈹罩掰開,但是依然無法補救自己犯下的嚴重錯誤。

僅僅相隔幾個月,兩位科學家均因為冒進的操作付出了生命的代價,而核材料的威力也引起了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徹底的重視,有關核子試驗從此再無人工作業,均由機器在幾百米外遙控操作。

比起「惡魔核心」的威力,我們更驚歎于當時科學家們對待如此危險實驗的態度,儘管知道可能發生的危險,依然選擇撩撥「惡魔」,甚至連最基本的防護都不重視,難免有些讓人無語。


用戶評論